• <dd id="awswo"></dd>
    <dd id="awswo"></dd>
  • 繁体字网 - 名著欢迎您翻开《梦中缘》,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梦中缘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virtu-host.com

    第01回 得奇梦遣子游南国 重诗才开馆请西宾

      莫道姻缘无定数,梦里姻缘也是天成就。任教南北如飘絮,风流到底他消受。才子名声盈宇宙,一吐惊人谁不生钦慕?怀奇到处皆能售,投机岂在亲合故?

      《蝶恋花》

      话说明朝正德年间,山东青州府益都县有一人姓吴、名珏、字双玉,别号瑰-,原是个拔贡出身,做了两任教职就不爱做官,告了老退家闲居。夫人刘氏生二子,长子叫做潘美,也是个在学诸生,娶妻宋氏,因上年赵风子作乱,潘美被贼伤害,宋氏亦掳去无踪。次子叫做麟美,取字瑞生,这瑞生生的美如冠玉,才气凌云,真个胸罗二酉,学富五车,不论时文、古文、长篇、短篇、诗词歌赋,一题到手,皆可倚马立就。他父亲因他有这等才情,十分钟爱,要择位才貌兼全的女子配他,所以瑞生年近二九,虽游伴生香,未曾与他纳室,这也不在话下。单说吴瑰-为人孤介清高,酷好静雅,不乐与俗人交接,只有他邻居一位高士,叫做山鹤野人,最称莫逆。瑰-就在自己宅后起了一所园林,十分清幽。作了一篇长短古风,单道他园林好处与他生平的志趣。

      诗曰:

      小小园,疏疏树,近有竹?,旁有花砌。几有琴,架有史,琴以怡情,史以广记。榻常悬,门常闭,闷则闲行,困则盹睡。不较非,不争是,荣不关心,辱不介意。俯不怍,仰不愧,睥睨乾坤,浮云富贵。酒不辞,肉不忌,命则凭天,性则由自。也不衫,也不履,海外仙鹤,山中野雉。朝如是,夕如是,悠哉游哉,别有天地。

      他这园中,正中结一茅屋,前开一鱼池。一日瑰-坐在池边观玩多时,不觉困倦上来,朦朦胧胧见一位苍颜白发、宽袍大袖的老者一步一步走入园中,瑰-一时想不出是那个,只得慌忙离坐迎入斋中,行了礼,分宾主坐定,瑰-开言问道:“老大不知何处识荆,一时忘记,敢问高名贵姓、今辱临敝园,有何见教?”那老者道:“在下原无姓名,今造贵园,不为别事,专来为令郎提一亲事?!惫?道:“多承美意,但不知所提亲事还是那家?”那老者道:“我有一小帖,就是令郎的岳丈?!彼底呕?,即从袖中取出一个红封小帖,递与吴瑰-道:“令郎一生佳遇,这个帖儿内注的明白,千万留心?!蔽夤?接帖在手,才待拆看,那老者一把扯住,大喝道:“且不要拆!跟我往江西发配,去走一遭?!蔽夤?抬头一看,呀!却不是那个老者,乃是一个三头六臂、青脸红发的鬼怪。瑰-吃了一惊,往后一跌,失声叫道:“不好,有鬼,有鬼!”忽然惊觉,乃是南柯一梦。定一定神,看了看手中,果然拿着一帖。瑰-大以为奇,忙转入斋中,将帖拆开一看,上有四句言语,道:

      仙子生南国,梅花女是亲。

      三明共两暗,俱属五行人。

      吴瑰-将帖子上言语念了又念,思了又思,终不解其中意味,忙把帖收入袖中,转到家里对夫人道:“我适在园中观看池鱼,忽然困倦,恍恍惚惚做了一梦,甚是奇怪?!狈蛉宋实溃骸跋喙龅拿卧跹婀??”瑰-遂将梦中所见的老者与那老者提亲之言、赐帖之事及醒来果有一帖,从头述了一遍。夫人听了道:“此梦果是奇怪,那帖子上是甚么言语?”吴瑰-又把那帖子上言语念了一遍与夫人听,夫人道:“这般言语怎么样讲解?”瑰-道:“起初我也解不将来,如今仔细看来,他说‘仙子生南国’,这是孩儿的姻事在南方无疑了。又说‘梅花女是亲’,料想有女名梅花者即孩儿之佳偶也。独‘三明共两暗’这一句含糊不能强解,末句‘俱属五行人’,盖言人生婚姻皆是五行注定,不可强求,也不可推却。但他后来大喝一声,要我跟他往江西走一遭去,却不知是甚么缘故?!狈蛉颂说溃骸昂蠖位扒也槐芈?,今据帖子上言语,我孩儿婚事是有准的了??瞿闫饺沼兄疽褚桓霾琶布嫒呐优渌?,我想北方那有这等女子?今幸上天指引,何不承此机会令他往南方一游,去就这段姻缘?”吴瑰-道:“我来与你商量,就是这个主意,但他年纪还轻,不甚练达老成,若把这个原故明白说与他知道,未免分他读书之志,且到外边沾惹风波,亦甚可虞?!狈蛉说溃骸叭糇潘?,这个原故自然不可明告他。只教他在外寻师访友,以游学为名。既是天配的姻缘,到那里自然不期而遇?!蔽夤?道:“夫人所言甚是有理,我就依此而行?!?br />
      到了次日,令人去书房唤吴瑞生来,教他道:“孩儿,你爹爹曾闻瑶华不琢,则耀夜之影不发;丹锷不淬,则纯钩之劲不就。故气质须观摩而成,德业赖师而进。昔太史公南游嵩、华,北游崆峒,遍历天下,归而学问大进。你今咄咄书斋,独守一经,孤陋寡闻,学问何由进益?常闻南方山明水秀,实为人才之薮,我的意思,令你至彼一游,倘到那边得遇名人指教,受他的切磋琢磨,长你的文章学业,他日功名有成,也不枉我期望你一番?!蔽馊鹕溃骸案盖状搜怨淌前又?,但念爹娘年老,举动需人,孩儿远离膝下游学外方,晨昏之间谁人定???儿虽不肖,如何放的心下?今日之事教孩儿实难从命?!蔽夤?道:“你为人子的自是这般话说,但我为父亲的只以远大期你。你若不能大成就,朝夕在我左右,算不的是养亲之志??鑫矣肽隳盖啄昙蜕形词炙ゲ?,且家计颇饶,也不缺我日用,这都用不着你挂心。我为父的立意已定,断断不可违我?!蔽馊鹕勾拼?,他母亲在旁边劝道:“我儿,你岂不闻为人子的以从命为孝乎?你爹爹既命你出去,不过教你寻师取友,望你长进,有甚难为处?你若左推右却,便是逆亲之志了?!敝徽庖痪浠?,说的吴瑞生不敢言语,始应承道:“遵爹爹之严命?!蔽夤?遂叫人拿过历书一看,说道:“今日九月初三,初六日是个黄道吉日,最利起行。你且去收拾琴剑书箱与随身的行李,安排完备,好到临期起程?!?br />
      闲话少叙,到了初六日,吴瑞生未明起来,将盘费行囊打点停当,用了早饭。他父母唤了两上小厮,一个叫做书童,一个叫做琴童,随行服侍。吴瑞生拜别已毕,他父母俱送至大门。这一去虽然不比死别,但父子之间也未免各带几分酸楚。只是不好吊下泪来。正是:

      丈夫虽有泪,不洒别离间。

      且不题他父母在家专望儿子的好音,单说吴瑞生俟他父母回宅,自己乘了马,着琴童挑了琴剑,书童挑了书箱,由大路望南而行。行了数里,吴瑞生在马上想道:“今日爹爹命我游学南方,我想南方胜地唯有两浙称最。何不先到杭州观西湖胜概,也不枉我出游一遭?!蹦枚ㄖ饕?,遂问了浙江路程,在路上风餐水宿,夜住晓行,十余日到了吴兴。

      这吴兴就临大江,上了船,乘着顺风,不消一日早到杭州地界。主仆下了船,又行了数日,才来到城中。吴端生四下一望,果然好个繁华去处。有柳耆卿《望海潮》一词为证。

      词曰: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в掮?,市列珠玑,竞豪奢。重湖叠-清佳,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钩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主仆三人寻了一个大店,暂把行李歇下。次日起来,吴瑞生吩咐琴童、书童道:“此处冲要,人烟辏集,不可久住。你两人出去与我另寻一处寓所,好攻习史书,只要幽静清雅方好?!鼻偻?、书童领命而去,穿街过巷,也到了十余个寓所,俱看不中意。转弯抹角忽到一处,与别处风景不大相同,二人看罢多时,说道:“此处料中我家相公之意,不用再往别处去寻了?!狈梦柿诮尤?,方知是天坛。二人遂看了一个极清雅的庵观,请出主持观主来,通了名姓、乡贯,交吴瑞生假寓读书的话说了,那观主慨然应允。他们两个转回旧寓,回了吴瑞生活,遂即打发了店钱,搬了行李一直往天坛而来。

      到了天坛,吴瑞生一望,果然清幽。但见:

      局面宽阔,地势高阜,松竹掩映,殿阁参差。东望浙江,潮气遥侵湿苔径;南望雷锋,日色返照映玻璃;西望苏堤,长虹一溜青蛇走。北望龙井,寒光数道碧云飞。真有蓬瀛仙岛之风,绝无市井尘嚣之气。

      吴瑞生看了,喜之不胜,遂拜了观主。观主献茶毕,又领着吴瑞生拣择下榻之处。吴瑞生见三清殿西有草堂一座,三面俱是花墙,墙外有绿竹披拂,墙内摆着几盆花草。入堂一看,匾额上题着“鹤来轩”三字,甚是幽雅。吴瑞生看的中意,就在此处安下行李,静时温习经史,闷时与观主清谈,闲时出门游玩山水。

      住了月余,遂缔结了城中两个名士,一位姓郑,名潜,字汉源,一位姓赵,名庄,字肃斋,都是钱塘县廪膳秀士。二人俱拜在金御史门下,认为课师。这金御史就是杭州府人,讳星,字北斗,由进士出身,历任做到都察院右佥都。正德四年为刘瑾专权,金御史把他参了一本,触怒了邪党,遂为群下所挤,不容在朝,因此休秩回籍。夫人黄氏,乃江西尚书之女,生一子一女,子名金-,年方一十五岁。女名翠娟,年方一十六岁。金-为士林之秀,还未娶妻。翠娟为闺门之英,亦未受聘。金御史夫妇二人甚是爱惜。这金御史因休秩家居,凡事小心,闭门谢客,全不与外人往来,只有赵、郑二生是他课徒,又极相契,或金御史请来相叙,或二人自往拜谒,诗酒之外绝不言及国家时事。

      一日赵、郑二生投见,金御史请至书房,作了揖坐定,金御史道:“二位贤契许久不见,老夫甚觉渴想?!闭灾6溃骸傲瘴兹咚?,未得候问老师,违教多矣。有罪有罪?!苯鹩返溃骸岸嗳詹辉旖?,二位近来有甚佳作,肯赐予老夫一览否?”赵郑二生道:“今日门生此来,一则问候老师,二则求老师出几个诗题,待门生拿去做完,然后送与老师评阅?!苯鹩返溃骸按耸币延懈鱿殖商饽苛?。昨舍下有人从京师来,说圣上筵宴百官,赐了一个诗题,即定首尾,着众官立刻献诗??尚铣奈渚阕鼋焕?,可谓当场出丑。贤契既要做诗,何不将圣上出的那个题目做一做?”赵、郑二生听了道:“如此甚好,请求题目一看?!苯鹩匪炝钍樗窘δ美?,工人展开看时,见师是“闺忆”,首字限的是雨、丝、几、片、烟、波、画、船,韵限的是溪、西、鸡、齐、啼。二人看完,说道:“此题委是难做,怪不得在朝众老先生搁笔。门生既承老师之命,少不得也要勉强献丑?!彼蛋崭靼咽馓芰?,吃了几杯茶,遂别了金御史出门。走了几步,赵肃斋道:“郑兄,你道此题之难,难在何处?”郑汉源道:“只这‘风’‘片’二字,便是此题之难处?!纭耸底?,‘片’乃虚字,以虚对实,如何凑的工巧?”赵肃斋道:“吾以此题棘手处就在这两个字上,昨日咱们结拜的吴兄,他启夸诗才无有敌手,却未尝见他题咏。到明日何不把这个题目带去,也求他做一首?”郑汉源道:“吾兄所见甚妙,到明日不可空去访他,待我安排一副盒酒,携到那里,先合他痛饮一番。有才的人,酒兴既动,诗兴自动。然后拿出题来做诗,省得到临时大家推三阻四?!闭运嗾溃骸叭绱擞跤腥??!倍怂底呕?,天色已晚,各人分路归家。

      次日,郑汉源安排一个盒酒,着小厮担了,遂邀着赵肃斋一同到了吴瑞生寓处。吴瑞生迎着道:“二位狠心,连日不到敝寓。教小弟生生盼死,生生闷死?!闭灾6说溃骸罢饧溉找蛴兴资吕凵?,未得过访。幸今日稍得清闲,俺二人具了一副盒酒,特来与兄痛饮一醉,以作竟日之谈?!蔽馊鹕坏溃骸敖癯写头?,已觉幸出望外;又蒙携酒惠临,何以克当?”赵郑二人道:“兄说那里话,吾辈一言投契,自当磊磊落落,忘形相与,一杯之微何足致意?”三人一面说着话,一面使琴童筛酒。又移了一张红漆小桌安放在湖山之前、竹?之下,三人坐定,饮下几杯,吴瑞生道:“弟乃山左无名之士,游学贵省,蒙兄不弃,结为同盟。自承教以来,使小弟茅塞顿开,诚可谓三生有缘?!敝:涸吹溃骸靶执κト酥?,弟第乃东越鄙人,焉能及兄之万一?自今以后,还要求吾兄指迷,兄何言之太谦!”赵肃斋道:“今吾三人投契,诚非偶然。然知己会聚,亦不可空饮归去。昔李白斗酒诗百篇,至今传为佳话,今既有酒,岂可无诗?吴兄胸罗锦绣,口吐珠玑,弟欲领教久矣。兄如不吝,肯赐金玉,弟亦步韵效颦,以继李白桃李园之会,何如?”吴瑞生此时酒亦半酣,诗兴勃勃,及闻赵肃斋之言,遂拍手大笑道:“逢场作戏,遇景题诗,是吾辈极洒落事,兄言及此,深合鄙意,请兄速速命题?!敝:涸吹溃骸叭粲魇?,也不用另出题目,有个现在题目在此?!闭运嗾室馕实溃骸疤庠诤未??”郑汉源遂将圣上出的那个题目说了一遍,道:“此便是极好的题目了,何必另出?”吴瑞生道:“如此更妙。弟还有一言告白,今日作诗必须立个法令,限定时刻。今日弟既为主,法令少不得自弟立起,作诗时着琴童外面击鼓,令价传酒,书童催酒,只以三杯为度,酒报完,诗必报完。如酒完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闭?、郑二人道:“谨遵大将军之令?!蔽馊鹕烊×巳鼋跫?,每人一个,又添了两张小几,各自分坐。将墨磨浓,笔蘸饱,法令传动,但见击鼓的击鼓,传酒的传酒,催酒的催酒。赵郑二人诗草是夜间打就的,只有写的功夫,吴瑞生虽是临时剪裁,怎当他才思敏捷,也不假思索,也不用琢磨,真个是意到笔随,酒未报完,诗已告成。随后赵、郑二人诗亦报完,三人俱将诗合在一处,但见赵肃斋诗曰:

      雨余天半水平溪,丝挂疏桐影罩西。

      风断不来秋后雁,片心独恨午前鸡。

      烟笼绣绣榻妾居陇,波送孤舟郎去齐。

      画阁春残栏久凭,船空水静唯鸥啼。

      郑汉源诗曰:

      雨过平桥洒碧溪,丝丝渐到小窗西。

      风流豪俊轻边马,片段年光付晓鸡。

      烟隔雁行怜信断,波摇鸳侣恨声齐。

      画栏倚遍难消遣,船泊湖心听鸟啼。

      吴瑞生诗曰:

      两歇天空月满溪,丝?;昝蔚搅晌?。

      风情月意唯凭鲤,片雨只云只厌鸡。

      烟锁春山容易老,波凝秋水寐难齐。

      画居人去妆台冷,船上孤嫠只共啼。

      大家将诗看完,彼此相称誉了一回,又重整杯酌饮,至天晚方才散去。

      次日郑汉源起来,用了早饭,一直到了赵肃斋家,见了赵肃斋道:“瑞生才情果然不虚。且不说他诗词工美,只他那管迅快之笔,真令人难及?!闭运嗾溃骸霸鄱舜蛄艘灰故?,写出来还拜他下风,这等才人怎不使人敬服?”郑汉源道:“你我的诗不不得呈于金公去看,不如连吴瑞生这一首也写出来一同送去,着金公评评,看是如何?!闭运嗾溃骸罢庖彩沟??!庇谑墙资芎?,诗下俱系了姓名,同到了金御史宅上,见了金御史,将诗呈上,说道:“昨承老师之命,不敢有违。诗虽做成,只是词意鄙俚,不堪入目?!苯鹩方爰阏箍?,细细阅了一遍,阅完评道:“肃斋此诗大势可观,但首二句入题微嫌宽缓,且‘风断’、‘片心’对的亦不甚工巧。第五句亦觉哑些,还不为全璧。汉源这一首较肃斋之作俊逸风流,但‘片段年光’对‘风流豪俊’亦失之稚弱,独后一联深得诗人风致,还不如吴麟美这一首,起句起得惊逸,次句便紧紧扣题,不肯使之浮泛。且‘风情月意’、‘片雨只云’又确又切,又工致又现成。至于‘烟锁春山’、‘波凝秋水’,关合题意,有情有景,又有蜻蜒点水之妙。即至收锁,亦无泛笔,此等这作,真不愧一代人才。但不知吴麟美此人为谁?!闭?、郑二人道:“老师眼力可谓衡鉴甚精。这吴麟美不是此处人氏,他籍系山东,游学至此,年少风流,倜傥不群。门生与他结为同社,昨日与他饮酒赋诗,见他不思索,八言立就,门生甚自愧服。今老师一见其诗,便叹为人才,真所谓头角未成,先识尘埃之宰相也?!苯鹩返溃骸坝惺咳绱?,岂可当面错过!吾家缺一西宾,久欲敦请一人教训小儿,奈杭州城中无真正名士,今吴生有此奇才,正堪为吾儿之师。吾欲借重二位代吾奉恳,他若肯屈就于此,我这里束礼自是从厚,但只是动劳二位,于心不安?!闭?、郑二人道:“门生久叨老师之惠,愧无报补,今有此命,愿效犬马?!苯鹩返溃骸疤任馍嵩?,还望二位早示回音,老夫好投帖去拜?!闭?、郑二人道:“这个自然,不须老师嘱咐?!倍怂毂鹆私鹩?,到了吴瑞生寓中,将金御史之言说了一遍。吴瑞生原为寻师访友而来,况金御史文是一时名家,有甚不肯?所以赵、郑二人全不费力,一说便成。二人回了金御史话,金御史即打轿往拜,随后行过聘礼,择字吉日上学。至日,金御史又设席款待,还请了赵、郑二位相陪,将宅后一座园子做了吴瑞生的书舍,琴童、书童亦各有安置。但不知吴瑞生后来的奇遇果是何如,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第02回 九里松吴郎刮目 十锦塘荡子留心 回目录:《梦中缘

    梦中缘介绍:

    梦中缘作者李修行,系指主人公才子吴瑞生之父梦见一老者赐诗一首,谓王瑞生姻缘寓于诗中,诗云:“仙子生南国,梅花女是亲;三明共两暗,俱属五人行?!比鹕窀该嫌?,邂逅堆琼、翠娟、蓝英、素烟四美,进士及第后又得舜华,三妻两妾,得遂梦中之缘。小说以明代正德、嘉靖年间严嵩乱政为背景,五女中四位均遭流离磨难,历经曲折,始得团圆。作者李修行,山东阳信人。幼颖异,八岁能文。师从苟圣基先生。弱冠以第一入泮。后入白雪书院,跟随徐章仲先生(徐炯)学习??滴跫孜纾?714年)中举,乙未春(1715年)联捷南宫中进士,循例教习,留都门者三载。公余偕同年友,拈韵倡酬,积以成帙。期满旋里。候选。莫道姻缘无定数,梦里姻缘天成就,话说的是明朝正德年间才子宋瑞生的爱情故事,南北飘零,风流消受,终得正果,频来眼去,充满依恋,字里行间洋溢着人间真情实爱。小说名为《梦中缘》,系指主人公才子吴瑞生之父梦见一老者赐诗一首,谓王瑞生姻缘寓于诗中,诗云:“仙子生南国,梅花女是亲;三明共两暗,俱属五人行?!比鹕窀该嫌?,邂逅堆琼、翠娟、蓝英、素烟四美,进士及第后又得舜华,三妻两妾,得遂梦中之缘。小说以明代正德、嘉靖年间严嵩乱政为背景,五女中四位均遭流离磨难,历经曲折,始得团圆。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网站地图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virtu-ho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2020026921号-2 联系我们:
    bob体育手机版app 华阴市| 丰县| 上林县| 丰原市| 冕宁县| 通州市| 抚远县| 花莲市| 金平| 旅游| 五峰| 通江县| 犍为县| 南江县| 深水埗区| 武隆县| 怀安县| 化德县| 蕲春县| 定西市| 阿勒泰市| 甘肃省| 宝应县| 栾城县| 桦甸市| 宽城| 洪泽县| 巴彦县| 万载县| 工布江达县| 钟山县| 县级市| 浦江县| 蒙山县| 明星| 江都市| 苏尼特左旗| 嘉善县| 昆山市| 中超| 吕梁市| http://www.ericolsonshow.com http://www.retro-vibemusic.com http://www.garydenmark.com http://www.bitsnmore.com http://www.emiliocalatayud.com http://www.j3motorspor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