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awswo"></dd>
    <dd id="awswo"></dd>
  • 繁体字网 - 名著欢迎您翻开《大卫科波菲尔》,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大卫科波菲尔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virtu-host.com

    第06章 我扩大了我的相识圈子

        这样的生活过了一月左右,那木腿人便开始拿着拖把和一桶水拐来拐去,于是我估计他是在做迎接克里克尔先生和那些学生的准备工作了。我这估计没错;因为不久那拖把就伸进教室把梅尔先生和我赶了出去,我们俩有那么几天能在什么地方住就在那儿住下来,能在那儿怎么过就那么过下去。在那几天里,我们总会遇到两、三个先前几乎没露过面的年轻女人,由于我们还不断处于浓浓灰尘包围中,我也不断地打喷嚏,好像那萨伦学校是一个巨型鼻烟盒一样。

        一天,梅尔先生告诉我说克里克尔先生当晚就要回来了。那天晚上喝过茶后,我听说他已经到了。在上床睡觉前,我被木头腿的人带到他那儿去见他。

        克里克尔先生住的房子要比我们住的舒服得多。他还有一个小花园,和那灰扑扑的操场相比,这花园真是赏心悦目了。那操场实在是一个小型的沙漠,我想除了双峰或单峰的骆驼外,谁也不会在那里感到自在惬意的。我浑身打颤去朝见克里克尔先生,竟注意到走道舒适,我觉得这真是够胆大的了。我刚进屋时就那样被克里克尔先生的威严慑住了,以至除了他以外,我几乎没看到克里克尔太太和克里克尔小姐(她俩当时就在场,在客厅里)。我什么也没看到,只看到克里克尔先生这个大块头先生,身上挂着一束表链和些饰物,他坐在一张扶手椅上,旁边放着一个大杯子和一把壶。

        “啊哈!”克里克尔先生说,“这就是那个牙需要锉锉的年轻人了!把他身子转过去?!?br />
        木腿人把我的身子转过去,露出了那块告示板,让他充分观察了后又把我身子转过来,使我面对克里克尔先生,而他自己就站到克里克尔先生一旁??死锟硕壬牧诚嘈仔椎?,眼睛小而深陷在脑袋里;他前额上暴着粗大的青筋,鼻子很小,下巴却很大。他的头顶和后脑勺都秃了,每侧太阳穴上盖了稀稀落落的湿头发,那头发刚开始变白,在前额上会合。他整个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没嗓音,只能小声说话。他这么说话时,由于紧张,或由于自觉用那么小的声音说话,使他本来很愤怒的脸更加愤怒,那暴出的粗大青筋更加粗大?;匾湔庖磺惺?,我对我当时把这些视为他的主要特征一点也不惊奇了。

        “那么,”克里克尔先生说,“关于这学生有什么报告吗?”

        “还没发现他的什么过失呢,”木腿人答道,“没有机会呢?!?br />
        我想,克里克尔先生这下很失望了。我想克里克尔太太和小姐(这时我才瞟了她们一眼,她们都很瘦,一声不吭)没有失望。

        “过来,先生!”克里克尔先生向我招手道。

        “过来!”木头腿人也那么打着手势说。

        “我有幸认识你的继父?!笨死锟硕壬∥业亩湫∩?,“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也是一个性格坚强的人。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你了解我吗?嘿?”克里克尔先生说着又恶意捉弄我似地拧着我的耳朵。

        “还不呢,先生,”我痛得咬住了牙说。

        “还不呢?嘿?”克里克尔先生重复道,“可你很快就会的。

        嘿?”

        “你很快就会的。嘿?”木头腿人又跟着重复道。后来,我发现他总是这么做――用他那粗嗓门为克里克尔先生做传声筒,把话传给学生们听。

        我很害怕,便说我也希望如此,如果他高兴这样的话。他把我的耳朵拧得好痛,我那时觉得我耳朵都像火辣辣烧着了一样。

        “我要告诉你我是个什么人?!笨死锟硕壬∩?,并狠狠地拧了我耳朵一下而终于放开了它。他最后那一拧使我泪水涌出了眼眶?!拔沂且桓鲼谗??!?br />
        “一个鞑靼?!蹦就热怂?。

        “我说我要做件事时,我就做?!笨死锟硕壬档溃骸拔宜滴乙龀梢患率?,我就要做成?!?br />
        “――要做成一件事时,我就要做成?!蹦就吠热烁词龅?。

        “我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笨死锟硕壬档?,“我就是这么样的人。我履行我的职责。这就是-我所做的事。我的亲骨肉――”他说到这儿时向克里克尔太太看去,“如果反对我,就不是我的亲骨肉了。我甩开它?!彼阅就吠热怂?,“那小子又来过吗?”

        “没有?!闭馐悄腔卮?。

        “没有?!笨死锟硕壬?,“他明事点了。他了解我了。让他躲开。我说让他躲开?!笨死锟硕壬底?,一边拍着桌子,一边盯着克里克尔太太,“因为他了解我了。你现在也开始了解我了,我的小朋友,你可以走了。带他走吧?!?br />
        听到叫我离开的命令我真高兴,由于克里克尔太太和小姐都在擦眼睛,我为她们像为我自己一样感到不快??晌倚闹谢匙乓桓銮肭?,这请求于我至关重要,我不能不说出来,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勇气是否充足。

        “对不起,先生――”

        克里克尔先生小声说,“哈!什么?”他眼睛朝下盯住我,好像要用他的眼睛把我烧成灰烬。

        “对不起,先生,”我结结巴巴地说,“如果允许我(我的确为我以前的所为后悔,先生),在学生回校前,把这告示板摘下――”

        克里克尔先生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是当真还是只想吓唬我一下,我不知道,不过在他从椅子那儿走开之前,也没等木腿人押送我,我就慌慌张张地撤离了,一步也没停地回到了我的卧室。来到卧室里,我发现没人跟在我身后追上来,我就上了床,因为就寝时间到了。我在床上不住发抖了两个来钟头。

        第二天早上,夏普先生回来了。夏普先生是首席教员,地位高于梅尔先生。梅尔先生和他的学生一起就餐,而夏普先生早饭和晚饭都与克里克尔先生共同进餐。他挺软弱,看上去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我这么认为。他的鼻子很大,他的头总歪向一边,那样子好像这头对他都太重了些一样。他的头发光滑卷曲,但据第一个返校的学生告诉我说那是假发(还是二手货的假发,那学生说),而且夏普先生每星期六下午去把它卷一次。

        告诉我这事的不是别人,正是托马斯-特拉德尔。他是返校的第一个学生。他对我作自我介绍时说,我可以在那扇大门右上角顶闩上找到他的名字;我一听这话就说“特拉德尔?”他回答说:“正是?!比缓笏胛野盐易约汉臀壹蚁晗晗赶杆蹈?。

        对我来说,特拉德尔第一个回校真是幸事。他对我那块告示板那么感兴趣,每当有学生返校,无论他们是大还是小,他都马上向他们这样介绍我:“瞧这儿!一种游戏!”这下使我不会显得或感到尴尬难堪。也幸好大部分返校的学生都情绪低落,不像我先想象的那样来拿我取乐。也有一些人像印地安野人一样围着我手舞足蹈,其中大多数忍不住把我当作狗来拍我,摸我,好让我不咬他们,他们还说“趴下,先生!”并叫我陶译儿。和这么多陌生人在一起遭此待遇的确让我难堪,让我流了些眼泪,但总的来说,比我预想的好多了。

        不过,直到詹-斯梯尔福兹来后,我才算真正被学校接受了。他以学问大者而著称,长得也很帅气,至少比我年长六岁,我被带到他面前就像被带到大法官面前一样。在操场的一个棚子里,他仔细问了我所受的惩罚,然后很得意地斟字酌句发表了他的意见――“真是奇耻大辱?!本臀?,我从此死心塌地向着他。

        “你有多少钱,科波菲尔?”他用那几个字总结了我的事件后和我一起走开时说道。

        我告诉他我有七先令。

        “你最好把钱交给我保管?!彼?,“至少,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这么做。如果你不愿意,就不必了?!?br />
        我急忙采纳了他这友好的建议,打开皮果提的钱包,把钱倒在他手里。

        “你现在要花点吗?”他问我。

        “不,谢谢你,”我答道。

        “如果你想花就能花,你知道的?!彼固莞W鹊?,“只管说?!?br />
        “不,谢谢你,先生?!蔽矣炙盗艘槐?。

        “也许,你等会想花两个先令去买一瓶葡萄酒拿到寝室里去?”斯梯福兹说,“我发现你就住在我的寝室里?!?br />
        这想法当然不曾涌上我心头,但我说好的,我想那样做。

        “很好?!彼固莞W人?,“你也会很高兴地再花一个先令什么的买些蜜饯饼吧,我敢说?!?br />
        我说对呀,我也想那么做。

        “再用一个先令买饼干,再用一个买水果,呃?”斯梯福兹说,“我说,小科波菲尔,你要把钱花光了?!?br />
        我笑了笑,因为他在笑,可我心里有些不好受。

        “好了!”斯梯福兹说,“我们应当尽可能花好这笔钱,就这样。我要尽力帮助你。我想出学校就能出学校,我还可以把吃食偷偷带进来?!彼底虐亚沤怂目诖?,并很和气地告诉我说用不着担心、他会小心,一切都会很好的。

        他说话算话,一切都很好,如果不把我暗地的忧虑计在内的话――我怕把母亲的那两个半克郎乱花了,虽说我把包那克郎的钱好生保存了起来,那是非常宝贵的纪念。我们上楼睡觉时,他拿出那些价值七先令的东西,摆在月光下的我那张床上,并说道:

        “看哪,小科波菲尔,你可以举办一个盛宴了!”

        有他在一旁,在我那么大时,我无法想象主持宴会;想到这时我就双手发抖。我请求他替我来主持,和我同住一屋的其它学生也都支持我这请求,于是他也就答应了并坐在我的枕头上分配食品――我得说他分得非常公道――他用一只没有脚的小玻璃杯来传递葡萄酒,那酒杯是他的东西。至于我,就坐在他左边,其余的人就围在我们周围,或坐在附近的床上,或坐在地板上。

        我们坐在那儿低声谈着;或者不如说他们谈着,而我听着,这情形我记得多清楚呀!从窗口照进的月光照亮了地板上一小块地方,在地板上画出了个小窗子,我们大多数人都坐在阴影里,只有当斯梯福兹为了在桌上找什么时把火柴扔进磷粉盒时,才有一道瞬间即逝的蓝光掠过我们!那黑暗,那秘密的聚会,那无论说什么都用的悄声低语,这一切引起的神秘感觉又袭上我心头,我怀着一种模模糊糊的严肃和敬畏的感觉听他们对我说的一切,由于这种感觉,我为他们和我挨得这么近而高兴,而当特拉德尔有意说他看到角落里有个鬼时,这感觉也使我受了吓(虽然我强装着大笑)。

        我听到有关学校和属于学校的一切。我听说到克里克尔先生自称鞑靼是有理由的;在所有的教员中,他是最严厉、最狠心的。他每天都朝周围抽来抽去,朝左边抽,朝右边抽,像个骑兵那样毫不手软留情地朝学生们抽。除了用鞭抽打学生,他什么也不懂;杰-斯梯福兹说他比学校里最笨的学生还无知;很多年以前,他是个小小的酒商,破产后又把克里克尔太太的钱全花光了,才来办学堂赚钱;还有很多这类的事,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

        我听说那个叫屯哥的木腿人是个牛脾气的野蛮人,他先前在酒料业帮过工,由于为克里克尔先生服务时断了条腿――据同学们推测――又替他做过一桩欺骗人的生意并知道他的底细,所以跟着克里克尔先生来到教育界。我还听说,除了克里克尔先生是唯一的例外,屯哥把学校里的一切人,教员也罢,学生也罢,都视作天敌。他以冷酷恶毒地行事为一生中唯一的乐趣。我听说克里克尔先生有一个儿子,和屯哥处得不好。这位儿子也在学校帮忙做事,一次由于学校的纪律过严而对他父亲规劝了几句,此外――据推测――还为他父亲对他母亲的举动提过抗议,就被克里克尔先生赶出了门;

        也就从那时起,克里克尔太太和小姐从此郁郁寡欢。

        可是我听到的关于克里克尔先生的事中最堪称奇的是:在这个学校里有一个学生,是他决不敢对其动手的。这个学生就是詹-斯梯福兹。人们谈到这事时,斯梯福兹亲自证实了这一点,他还说他倒想看看克里克尔先生动动手。一个很温顺的学生(不是我)问他说如果他看到克里克尔动手了又怎么办,他把一支火柴扔进磷粉盒,好让他回答时有光照着他,并说他用一直放在壁炉架上的那个七个半先令的墨水瓶砸在他前额上,把他打倒。有那么一会儿功夫,我们坐在暗处,大气也不敢出。

        我听说夏普先生和梅尔先生所得的酬报都被认为极低;还有,当克里克尔先生的饭桌上有冷肉和热肉时,夏普先生总会说他喜欢冷的,这一点也由唯一受到优待的可与之共进餐的学生――詹-斯梯福兹――予以证实。我听说夏普先生的假发并不合适于他,他犯不着为那假发那么“自鸣得意”――有人说“神气活现”――因为从他背后就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自己本身的红头发。

        我听说有一个煤商的儿子以学费抵煤帐来读书,所以人们叫他“汇票或交换品”――这名字是从算术课本里选出来说明这种处置办法的。我听说,在学校里,大家都认为克里克尔小姐爱上了斯梯福兹;当我坐在暗中,想到他那好听的声音,他那英俊的模样,他那潇洒的风度,还有他那卷曲的头发,我想这事准是真的。我听说梅尔先生不是那种坏人,只是身上连半个先令也没有;毫无疑问,梅尔老太太,他的母亲,是一个穷光蛋。于是,我想到我的那顿早餐,想起那约摸像是“我的查理”的声音,可我一直对那事像只耗子一样不透一点风声。

        我一直听,直到宴会结束后,还听了一段时间,听了这些以及其它一些。大多数客人吃喝以后就上床去睡了,我们衣还没脱完,仍低声说着话或听着,最后也上床了。

        “晚安,小科波菲尔?!彼固莞W人?,“我会照顾你的?!?br />
        “你心地真好?!蔽衣母屑さ卮鸬?,“我真感激你?!?br />
        “你没有姐姐吧,是吧?”斯梯福兹打了个呵欠说。

        “没有?!蔽掖鸬?。

        “太可惜了?!彼固莞W人??!叭绻阌幸桓鼋憬愕幕?,我想她准是个俊俏的姑娘,羞怯怯的,小小巧巧,眼睛明亮。我一定会很想结识她。晚安,小科波菲尔?!?br />
        “晚安,老哥?!?br />
        上床以后,我还很想他,我记得我支起身子,朝他的那儿看,他躺在月光下,头舒服地支在一只手臂上,那漂亮的脸向上仰着。在我眼里,他是拥有很大权势的人,当然也正因为如此我对他念念不忘。月光下,并没有朦胧的未来向他投下阴郁的暗影,在我梦到的我终夜在里面徘徊的花园里,也没有半点他脚步的影子

    相关文章:
    大卫科波菲尔介绍:

    《大卫·科波菲尔》是英国小说家查尔斯·狄更斯的第八部长篇小说,被称为他“心中最宠爱的孩子”,于一八四九至一八五零年间,分二十个部分逐月发表。全书采用第一人称叙事,融进了作者本人的许多生活经历。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大卫从幼年至中年的生活历程,以“我”的出生为源,将朋友的真诚与阴暗、爱情的幼稚与冲动、婚姻的甜美与琐碎、家人的矛盾与和谐汇聚成一条溪流,在命运的河床上缓缓流淌,最终融入宽容壮美的大海。其间夹杂各色人物与机缘。语言诙谐风趣,展示了19世纪中叶英国的广阔画面,反映了狄更斯希望人间充满善良正义的理想?!洞笪馈た撇ǚ贫吩谝帐跎系镊攘?,不在于它有曲折生动的结构,或者跌宕起伏的情节,而在于它有一种现实的生活气息和抒情的叙事风格。这部作品吸引人的是那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具体生动的世态人情,以及不同人物的性格特征。如大卫的姨婆贝西小姐,不论是她的言谈举止,服饰装束,习惯好恶,甚至一举手一投足,尽管不无夸张之处,但都生动地描绘出一个生性怪僻、心地慈善的老妇人形象。至于对女仆佩葛蒂的刻画,那更是维妙维肖了。小说中的环境描写也很有功力,尤其是雅茅斯那场海上风暴,写得气势磅礴,生动逼真,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网站地图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virtu-ho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2020026921号-2 联系我们:
    bob体育手机版app 布拖县| 长兴县| 垣曲县| 阜城县| 临安市| 封开县| 福建省| 东平县| 民勤县| 荔浦县| 渭源县| 沁水县| 平塘县| 宜章县| 东明县| 织金县| 景宁| 油尖旺区| 庆云县| 新龙县| 晋宁县| 高要市| 化州市| 禹州市| 广丰县| 同江市| 苗栗市| 邓州市| 洪湖市| 湘乡市| 宁远县| 左权县| 水富县| 山东| 新沂市| 涟水县| 延吉市| 岱山县| 四会市| 循化| 靖州| http://www.frankmckinnon.com http://www.freelancerbar.com http://www.onlinepoisk.com http://www.karsbrokerage.com http://www.okulsenlikleri.com http://www.soonersaferooms.com